观点|使用EQ和Room Correction不是不好,而是你没用对,没调对,没想对!-影音新生活


  从有音响这件事以来,音响迷就被深深困在聆听空间的声学缺陷中,有的音响迷知道这个问题的严重性,但无力解决;有的音响迷不知道,就这样在被扭曲的音乐中浑浑噩噩度过一生音响生涯。

  其实,音响设计师早就知道空间声学扭曲是大害,几十年前就已提出对策,有的是在家庭影院功放机上加装简单几段EQ处理(EQ),有的则是另行推出33段EQ处理器,希望能够藉由EQ处理的调整来降低空间扭曲的恶声。本来EQ处理器就是对最终音响效果有益的工具,但因为音响迷极为挑剔,无法忍受以前EQ处理器所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所以在类比时代,EQ处理器一直不被音响迷普遍接受,只有少数音响迷在玩。

  进入数码时代之后,EQ处理可以藉由DSP来施行,大幅降低了EQ处理器所带来的负面影响,可以确定的说,最好用的参数型(Parametric EQ,可自由调整频段、增益与Q值)DSP EQ处理器所带来的正面效果极大,而且负面效果极小,所以越来越多的主动式DSP喇叭,或数码前级、数码类比转换器、扩大机开始内建参数型EQ处理功能,让用家能够藉由参数型EQ处理器的帮助,而让声音更好听。

  

观点|使用EQ和Room Correction不是不好,而是你没用对,没调对,没想对!-影音新生活


  而Room Correction目前普遍称为Digital Room Correction(DRC),因为在类比领域(Domain)下,空间校正很难有好效果,所以一直到了进入数码时代,数码领域的空间校正才开始慢慢普遍起来。虽然DRC还是会有其自身的限制,但至少可以解决大部分聆听空间扭曲的问题。

  参数型EQ与DRC数码空间校正虽然使用的是不同的方法,但最终都是要让音响迷在家听音乐时能够“更好听”。为何我不说“更真实”呢?因为说更真实马上会引来各种无谓的争执,例如什么是真实等,所以我说“更好听”。每位音响迷耳里的更好听会随着经验、见识、调声能力、器材价格、自身偏好而有不同层次的“更好听”,但终归就是要自己觉得好听。

  可惜,由于长期受到被污名化的观念影响,大部分音响迷都没有正视参数型EQ处理与数码空间校正所带来的巨大正面效果,而只纠结于微小的负面缺点。这就好像明明心脏有问题必须开刀才能彻底解决,但病人却执着于开刀会在身上留下疤痕而坚持不肯开刀。没有人会因为怕留下疤痕而不开刀,但大部分音响迷却因为怕那一点点的负面效果而拒绝使用参数型EQ处理或数码空间校正,这是让人想不通的逻辑。

  参数型EQ处理与数码空间校正昂贵吗?难以取得吗?以现在普遍的音响材价格来说,这二样好声的神兵利器一点都不昂贵,也一点都不难以取得,甚至许多器材都已经内建了。为何会内建?因为许多有前瞻眼光的设计师都认为这二种做法可以帮助音响迷获得更好听的声音。

  在日本或欧美AV环绕扩大机中,普遍都内建了各种的自动空间校正系统,其实那就是DRC.法国的Trinnov Audio更是以数码空间校正为已任。 Peter Lyngdorf早就了解数码空间校正的好处,早在TacT时期就推出这项产品,而后来的Lyndorf Audio也推出RoomPerfect DRC系统,McIntosh也采用这种系统。丹麦Dirac Live空间校正更是内建在NAD以及其他产品中。 Classe也在自家前级中内建参数型EQ,Linn的Space Optimisation则是另外一套。 Weiss DAC 502更提供Creative EQ与Room EQ双管齐下的解决方案。甚至ROON都内建参数型EQ,其他还有很多我就不详述了。

  

观点|使用EQ和Room Correction不是不好,而是你没用对,没调对,没想对!-影音新生活


  为何这么多工程师都要将参数型EQ处理或DRC内建在器材中、或另推出独立的调整器呢?就是因为他们深知唯有这二样做法才能真正解决聆听空间所带来的扭曲,而在数码DSP技术成熟的今天,这二样作法的成本已经大为降低,甚至都可成为“内建”的功能之一。站在工程师的立场,这才是造福音响迷的作法啊!

  或许有很多家庭影院玩家已经用了参数型EQ,或者数码空间校正,但却觉得不好。我认为原因只有三个:第一您没用对。第二您没调对。第三您没想对。